今天是星期六,杰克?布兰多原本计划舒舒服服地坐在沙发椅上头,用爆米
花及电视机上的超级盃比赛陪伴自己渡过一整天,不过他的女儿珍妮却不断吵着
要到镇上新开幕的健身中心去。「好嘛,爹地,玛丽跟克莱儿都去过了,我可不想到了礼拜一又只能听她们
在那儿说个不停。」珍妮噘起小嘴,拉着杰克的手臂左右摇晃,一副不达目的誓
不罢休的神态。杰克也不晓得到底是怎样的笨蛋,才会想要在这种荒僻的乡下小镇盖健身中
心这种时髦的玩意儿,不过它的确让日常娱乐少得可怜的镇民们提供了一个好去
处,尤其在年轻人之间,颇以去过健身中心作为时尚的指标,他自己也听伐木场
的同事们谈论过好几次。珍妮前不久才刚满十五岁而已,还不是可以放任她到处乱跑的年纪,杰克稍
微沉吟了一会儿,终于点头说道:「好吧!乖宝贝,妳先准备一下,我们等等就
出发。」「哇!太棒了,谢谢你!」珍妮高兴地跳了起来,轻轻在杰克的脸颊上吻了
一下,接着便马上冲到楼上去,听着女儿房里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杰克无奈地
耸了耸肩。「噢!爹地,你看你看,那是什么?」一进入中心,珍妮就忍不住兴奋地乱
叫乱跳,杰克虽然也对各种新颖的健身设备感到好奇,但他可不想给人当作沒见
过世面的乡下老粗,所以只是故作淡定地随意张望。「那人不是奥斯曼先生吗?」珍妮忽然指着前方不远处一位四十来岁、身材
矮胖的秃头男子,杰克认得那人是珍妮学校里的教师,在校方所举办的恳亲会上
见过几次面,然而除了那个又大又圆的肚腩之外,杰克对他并沒有留下太多深刻
的印象。奥斯曼先生似乎也看到了珍妮和自己,杰克向他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唿,
接着便对珍妮说:「宝贝,我想,在开始运动前,妳先去把东西寄放在柜台会比
较好。」「好,那就约在这里会合!」珍妮说完,便踩着轻巧的脚步朝柜台跑去,只
留下杰克一个人在原地等候。沒想到这一去就是十多分钟,正当杰克开始不耐烦
地跺着脚的时候,总算再度听到珍妮的声音。「哈啰,爹地!」杰克循着声音望去,在人群中却找不到珍妮的身影,他揉
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一名有些面熟的金髮女孩,正挥手快步朝着自己跑来,
端详一下那张脸蛋儿,似乎是珍妮沒错,但是杰克却有些困惑了,因为方才分手
时,珍妮身上穿的是家里带来的蓝色运动服,现在却变成了一套黑色的,像是泳
装般的东西。原来珍妮不只是去将东西寄放在柜台而已,她还不知从哪弄了套运动专用的
韵律服换上。紧身的韵律服将青春期少女发育的秘密洩漏无遗,珍妮的身材好得令人无法
想像,从胸前两道饱满的弧缐判断,至少也是D罩杯以上的程度,两侧腰部高开
岔的设计,让珍妮自臀部到脚踝的完美曲缐被彻底地强调出来,这是一具沒有异
性见了会不动心的火辣肉体,一个活生生的性感尤物。上礼拜才与亲友一起庆祝了珍妮十五岁的生日,但是现在杰克无论再怎么努
力,也无法把眼前的珍妮与庆生会上戴着寿星帽子的乡下小女孩联想在一起,他
不由得想起藏在抽屉深处的那几本色情杂志,珍妮与杂志上的女郎们相比也毫不
逊色,更难得的是她的脸孔是那么的清纯无邪,而且还是自己的女儿。週围的男性们不论老少,这时候无不偷偷朝着珍妮行注目礼,一旁的奥斯曼
先生更是瞪得连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一样,杰克却无法责怪他们,因为连他这个做
爸爸的也因为惊艷而出神了好一会儿,何况他人呢!「嘻嘻,让你等了很久吗?爹地。」珍妮跑到杰克面前,身子轻巧地转了一
圈说道:「看起来如何?我从以前就想穿穿看了。」当珍妮的背向自己时,那翘挺的屁股令杰克不由得心跳一阵加剧,他盡量让
自己保持着平静的语气说道:「噢!妳看起来美极了,宝贝,火辣又性感!」想
到身为父亲,这样说好像不大妥当,他赶忙又补上一句:「不过妳不认为穿这种
衣服对妳来说还太早了点吗?」「才不会呢,这是玛丽借给我的,她说上健身中心时就该这么穿!」杰克听
了女儿的反驳,不禁为之气结。玛丽是彼得牧师的女儿,珍妮的手帕交,一个彻
头彻尾的鬼灵精,总是有出不完的怪主意;杰克决定等到回家之后,一定要先给
彼得牧师打个电话,看看他们家的女儿还给珍妮灌输了些什么奇怪玩意儿,不过
现在他首要做的,就是盡量別让女儿受到週边围观的这群狂蜂乱蝶的骚扰。杰克观察了一下,发现健身车那一区的人潮较少,于是便对珍妮说道:「乖
宝贝,我想我们应该先从一些简单点的器材开始尝试,健身车也许是个不错的主
意。」「你说得对,爹地。」珍妮接受了父亲的意见,选了一台健身车,开始学着
旁人,有模有样地踩起来。杰克故意站在后面,假装指导珍妮的动作,其实是刚
好阻挡住来自后方不怀好意的视缐。杰克这时鼓起父亲的权威,用强烈的眼神无言地警告週围的雄性莫要轻举妄
动。眼见无机可趁,围观的人潮遂逐渐散去,到此杰克才终于松了口气。正当杰克打算也找台健身车来运动一下时,一个景像却吸引了他的注意。前方的珍妮每次踩动踏闆的时候,浑圆的臀部被大腿带动,如同两团挤不坏
的布丁一样,不断变化成各种形状,其中蕴含着一份难以言喻的动感与弹性,这
让杰克无法移开目光。忽然间,他狼狈地发现一个事实,自己竟然勃起了?!要
不是穿着宽松的运动裤,可能会当场出糗。他做了几次深唿吸,试图让心情冷静
一点,不过效果似乎十分有限。杰克环顾四週,也许是因为刚刚骚动的反效果,他与珍妮的週围并沒有其他
人,健身区一带空荡荡的,这样的安全感让他下腹又涌起一股奇妙的冲动。接下来的发展,杰克自己事后回想起来,也感到颇不可思议。「噢,乖宝贝,妳的姿势似乎不大正确……」「咦?是这样吗?」「嗯嗯,妳应该把手放在这里……对了,还有压低上半身,把屁股?高。是
了,就这样……」其实杰克对健身的知识一窍不通,这么说不过是假藉指导珍妮
姿势的名义,从后面挪近身子,同时将勃起的鸡巴轻轻贴到珍妮的臀部上。「噢噢……」年轻所特有的紧实与弹性,隔着布料传达到鸡巴前端,一瞬间
产生了麻药般的甜美快感,杰克的脑袋顿时变成一团融化了的奶油,他禁不住低
声呻吟,而珍妮却似是一无所觉,依旧用力踩着健身车,臀部再次规律地朝杰克
的鸡巴压迫过去,这让情况变得更加不可收拾。这样的动作无异是在猥亵珍妮,杰克很清楚自己不该这样,但是腰部就是不
受控制,尤其是身处在人来人往的公共场所,那种随时被发现的刺激感,与下腹
传来的快感产生奇妙的化学作用,让杰克的理性彻底的萎缩了。就在神魂颠倒之际,他偶然瞥了下目光,正好与回过头的珍妮四目相接。『她知道了!』原来珍妮早已发现了,一时之间,杰克羞愧得无地自容,他
本来应该马上停下这荒唐的行径,但是恶魔的声音这时却在杰克耳边响起:『別
停下来,这么美妙的快感可是一生都不会再嚐到了!』那声音虽然微弱,却字字
清晰,将杰克本已混乱的思绪更导向疯狂。『珍妮发现了却沒有说出来,表示她不会介意的……不必怀疑,一定是这样
的,因为她是我的女儿啊……噢噢,我的亲生女儿。』胡思乱想的同时,杰克的
动作更加大胆。珍妮这时候已经无法装作不知情了,她的腰部微微地颤抖起来,两腿不自然
地向外张开,臀部因为这样被?得更高,这让杰克更加毫无阻碍地前进到深处,
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龟头的前端已经稍微撑开蜜壶的开口,触碰到珍妮那禁忌的处
女膜。『就这样插进珍妮的体内吧!』从来也不曾想过的淫秽想法,佔据了杰克的
思维,这时他的鸡巴已经坚硬到难以置信的程度,彷彿稍加用力就能突破韵律服
的限制,穿刺进女儿的体内。这时,两人身后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把杰克从淫乱的妄想里拉回现
实,他就像个作弊被逮到的中学生一样脖子一缩,慌忙地站起身子,原来有位老
婆婆撞倒了排放哑铃的架子,工作人员正赶忙过去处理,情况一片混乱。杰克的脑细胞还无法瞭解眼前的状况时,珍妮已经跟着站了起来,「爹地,
我想我们该回去了。」冷冷地丢下这句话后,珍妮便头也不回地朝柜台跑去,只
留下杰克一个人茫然若失的站在原地。回程的车上,珍妮无言地望着车窗外面的风景,杰克也是心中有鬼,尴尬的
沉默充斥在俩父女之间。************珍妮一进到家门就马上就躲回房里,杰克则是懊悔地坐在沙发椅上,抱着头
对自己今天的行为感到苦恼与不解。身为一个虔诚的天主教徒,对女儿的邪念令
他感到羞愧,在健身中心的时候,一定是被恶魔之类的附了身,才会做出如此可
怕的事情。慢慢冷静下来之后,杰克的思绪回到现实的层面上,有必要与珍妮谈谈,只
要诚意地解释与道歉,必定能够取得她的谅解。妻子正好去参加了妇女团体的活
动,要到明日才会回来,这给了杰克最宝贵的时间,他打算在妻子回家之前把这
件事处理好。他走到珍妮位于二楼的房间门口,深唿吸了好一会儿之后,敲了敲门说道:
「乖宝贝,是我,妳睡了吗?」「……有什么事吗?爹地。」「方便的话,我能进来跟你谈谈吗?」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杰克也有些担
心,如果珍妮不愿见他,事情就难以解释了,所幸珍妮并沒有避不见面的意思。「嗯嗯……当然,请进吧!」当杰克推开房门,珍妮正趴在床上,漫不经心地翻阅着时装杂志,让人颇意
外的是她只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小背心,下半身一条又窄又紧的白色小裤,杰克即
使站在门口,也能嗅到珍妮充斥在整个房间的体香,这对现在的他来说无疑是有
点太过刺激了,一时之间竟忘了要说话。「你找我有事吗?爹地。」甜美的声音让杰克清醒过来,他赶忙清了清喉咙
说道:「咳咳,嗯……孩子,我有点事想跟妳谈谈。」「喔,有什么事呢?」「是这样的,我想,我有必要跟妳解释一下……」「解释?」「嗯,我想说的是,一个身心正常的男人,在某些场合下,有时会有一些奇
怪的举动……」「你所谓的奇怪举动是什么呢?」「嗯,就是……男人,怎么说呢……嗯……这是一种生理反应的结果。」杰
克并不是一个擅长言词的人,这时更是有些词穷,他想表现得冷静理智,却觉得
自己糟透了。「你是要说……就跟在健身中心的时候对我所做的是一样的吗?」「咳咳咳……嗯,妳怎么会……嗯,是的,沒错,是一样的。」珍妮直接的
抢白令杰克手足无措,他觉得有必要对此解释得更加详细一点:「妳要知道,宝
贝……嗯,我明白这很难让外人瞭解,不过女性的身体,特別是美丽的女性,会
给男人一种特別的感觉,这令他们难以自拔,而往往在冲动下做出些傻事。」「爹地,你是说,我的屁股也带给你特別的感觉吗?」「嗯……是的,蜜糖儿,妳的屁股的确带给我前所未有的美妙感觉。」这句
话一说熘嘴,杰克马上就后悔了,他认为光是凭这句话,就足以让他下地狱十次
也不止。珍妮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咯咯」的娇笑起来,杰克顿时脸上发烧,不过当
他听到珍妮接下来的发言,更是一阵错愕莫名:「既然这样……爹地,也许……
我是说,也许我们可以再一起试试看我身体还能给你什么样的感觉。」「妳……妳说什么?」「今天……在踩健身车的时候,你对我那样做,其实……其实,我也有种奇
怪的感觉……」「妳……妳在说什么?!」「我想说的是,你还想试试我身体的『其它』部份吗?」珍妮一边说,一边
转过身子,面对着杰克傲然挺起胸膛,湛蓝的大眼里满是妩媚笑意,这让她本来
就超龄丰满的双峰加倍有种裂衣欲出之势。『噢!天啊,我的亲生女儿竟然在勾引她的父亲!』珍妮的邀请既大胆又直
接,杰克克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理智告诉他,必须要做些什么来阻止这件
事。「我的乖宝贝,妳知道妳在说什么吗?我们是父女,而这……这是乱伦啊!
是上帝所不允许的事情,別忘了圣经里罗德与他女儿们的故事……」杰克滔滔而
言,不过与其说是在教训女儿,更像是在说服自己:「像妳这个年纪的女孩子,
对性感到兴趣是十分正常的,但是妳需要的,是和妳同年龄的男孩,和谈一场健
全的恋爱。」「但是,你又在健身中心对我不规矩?別告诉我你对我沒有任何兴趣!」「这……这是因为……」「不,爹地,我明白的,玛丽告诉过我,书本上有说,每个父亲心目中的完
美情人就是自己的女儿,而每个女孩心中的白马王子就是自己父亲。这是因为一
种天生的遗传性吸引的缘故,这才是上帝赋予我们的真正本性。」杰克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裤裆内勃起的阳具正清楚告诉自己,玛丽所说的
一点也沒错,他的确渴望侵犯珍妮,自己的亲生女儿。自从健身中心回来之后,
他不止一次地想要将老二插入那柔嫩的屄穴,用精液灌满进珍妮未经人事的处女
子宫,或许这正是所谓的遗传性吸引,然而从小到大的信仰与社会传统的伦理道
德观念总是在紧要关头制止了他。「而且……玛丽还说,与自己的父亲做爱,是一种无比美妙的体验。」珍妮
说到这里,俏皮地眨了眨眼睛:「她以『过来人』的身份很笃定地告诉我的。」「什么!?难道说玛丽跟她的父亲,彼得牧师竟然对他自己的女儿……噢,
我的天啊!」「嘻嘻,玛丽本来要求我保密的……不过她说,如果有一天爹地也有这个意
思,她同意让你知道,可以当作我们之间共享的小秘密。」杰克察觉到自己脆弱的心防不断地在崩溃瓦解,珍妮正微笑着等待自己的回
答,奶油色的小脸因为兴奋而变得红扑扑的,更添一股少女怀春的风情;如果说
以前的珍妮是纯洁可爱的天使,那现在的她就是媚惑诱人的小恶魔,正在引诱心
志不坚的父亲堕落进乱伦地狱里。只要点个头,就能与眼前的绝色少女盡情缠绵性交,而且还是自己的女儿,
光是稍微想像,就教杰克兴奋不已,但是一旦洩漏了出去……各种念头在杰克的
脑海里此起彼落,数分钟的时间有如数个小时那样漫长。「噢,宝贝,我的蜜糖儿,我必须要说,妳的话十分有说服力!」杰克犹豫
了好一会儿,终于又继续说道:「……而且,我也必须承认,我的确渴望妳的身
体,想要与妳性交做爱。」「爹地……」「是的,今天一整天,我脑袋里都是妳的身影,还有妳屁股的触感,现在我
只想将老二插进妳的小屄里狠狠地发洩!」「那你还在等什么呢?」珍妮用手指轻柔地抚弄着乳房尖端,吐出这句充满
挑逗意味的话,如同一个信号弹一样,杰克立刻脱去了身上衣物。随然年届四十,不过因为长年在伐木场工作的关系,杰克的身材可算是保持
得相当不错,腹部上六块菱角分明的腹肌,还有手臂上纠杂隆起的二头肌,让杰
克深信自己的体能绝不输现今时下疏于锻鍊的年轻小伙子,足以让他应付任何艰
难的任务,包括取悦一名情窦初开的妙龄少女。珍妮只是笑意淫淫地坐在床沿边,睁大了水蓝色的眼睛,仔细打量着父亲的
裸体,尤其是对杰克胯下那条足有八吋长的阳具,还有鸡蛋大小的紫黑色龟头,
显得特別兴緻盎然。见女儿按兵不动,杰克忍不住兴奋地催促道:「该轮到妳了哟,蜜糖儿。」杰克急色的样子似乎令珍妮十分得意,她娇笑着跳下床,动作灵巧得就像只
小母猫,跟着用一种作为女儿最能诱惑父亲的方式,慢慢脱去身上的小背心,当
最后一件蔽体的内裤也被丢在地上时,珍妮将两手背到身后,挺直背嵴,骄傲地
迎向父亲火热的目光。杰克觉得自己正在目睹一个难以置信的神蹟,尽管在健身中心已经确认过珍
妮火辣诱人的身材,但是实际见到裸体时又是另一回事了。她胸前的一对乳球圆
润饱满,虽大却十分坚挺,就像两团弹力十足的水球,腰身上找不到半丝赘肉,
小肚脐眼儿很美,双腿修长结实,尤其是珍妮全身上下的肌肤,每一寸都是那样
光滑鼓胀,那是一种属于青春的鼓胀,充满恼人的甘美诱惑。毫无疑问的,这是
一具随时准备好接受性爱洗礼的成熟女体。血脉贲张的杰克缓缓走近珍妮,直至两具赤裸磙烫的肉体完全紧密地贴合,
珍妮胸前的蓓蕾早已挺立如豆,随主人急促的唿吸轻轻刮着杰克的胸肌,这让他
舒服得差点呻吟起来。珍妮这时候也是两颊绯红,瞳孔里蒙上一层动人的雾气,即将与父亲乱伦性
交令她同样感到极大兴奋。杰克见了女儿娇媚无伦的神态,忍不住低下头与珍妮
的四唇相交,一阵痛吻,情到浓时,珍妮主动地伸出香舌,与杰克入侵的舌头激
情纠缠,唾液在彼此的口腔内交流,杰克不晓得女儿竟也如此擅长接吻。当口唇分离时,杰克忍不住醋意熘熘地说道:「蜜糖儿,妳接吻的经验似乎
十分丰富,我需要忌妒哪个该死的幸运小子吗?」「嘻嘻,你当然不是第一个,爹地。」看着父亲发恼的脸,珍妮露出恶作剧
成功的得意笑容,促狭地说道:「我之前经常和玛丽一起这样接吻鬧着玩的,她
说,将来勾引男孩子一定用得上。」她轻咬下唇,又补上一句:「不过,跟玛丽
的吻远比不上这次接吻有感觉。」珍妮的情话让杰克心头一阵甜蜜,他决定等会儿一定要盡其所能好好的「报
答」这位娇娆,不是以父亲对待女儿的方式,而是以一个正常男人对待美貌女人
的方式。他有些粗暴地将珍妮推倒在床上,挺起早已蓄势待发的鸡巴,就要直接进行
最后的贯通仪式。珍妮顺从地分开双腿,神情如同期待丈夫临幸的小妻子,但是
她忽然伸手握住杰克的大鸡巴,吐了吐舌头说道:「请你温柔一点,爹地……我
还是第一次,而且,沒想到你的会是那么大……」「噢……蜜糖儿,妳说得对,別担心,将一切交给我吧!」杰克爱怜地抚摸
着女儿的脸颊。珍妮的话点醒了他,身为长辈的他理所当然该负起引导之职,珍
妮虽然活泼主动,到底还是未经人事的处女,这时如果太躁进的话,只会让两人
之间的第一次留下不好的印象,这绝不是他所希望的。冷静下来的杰克再次亲吻珍妮的脸颊、颈子、饱满挺立的双峰,沿着诱人的
曲缐一路向下,当他嘴唇贴上那平坦诱人的小腹时,珍妮嘤咛一声,身子一颤,
一股淫蜜喷了出来。杰克持续地用舌头拨弄着珍妮小穴上的嫩芽,既温柔又仔细,就像在呵护一
颗无价珍贵的宝石,直到珍妮给逗得两腿微微发抖,流出的淫蜜将床单弄湿了一
片,他才挺起上身,将鸡巴贴近珍妮的屄穴。当龟头前端抵住处女膜的时候,珍妮的眉头禁不住一促,杰克虽然心疼,但
是他明白现在正是紧要关头,一旦放弃就前功盡废,他咬了咬牙,奋力将屁股一
沉。「嗯……」、「喔……」伴随父女俩同时一声唿喊,几点鲜红的颜色滴落在
床单上。杰克心中一阵莫名的感动,他终于夺去了女儿的贞操了,昨天之前这是
他连想也不敢想的事情,但他真的这样做了。为了让珍妮有喘口气的空间,杰克刻意放慢速度,只是徐徐地抽送鸡巴,直
到珍妮紧绷的身体逐渐放松,臀部也配合着鸡巴的动作挺耸起来。「谢谢你……爹地,我感觉好些了……噢……好胀……」痛楚的神情逐渐自
珍妮脸上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副如同发情牝猫的淫媚表情。杰克终于可以抛开
一切顾虑,他改变方式,如同打桩机一般又深又有力的突进,正式品嚐与女儿交
媾的乐趣。虽然性爱经验不及父亲,但是珍妮年轻的体能与天份却佔了上风,不论杰克
如何卖力冲击,她总是一一承受,并且迅速做出最美妙的回应,同时小嘴里不断
吐出销魂蚀骨的呻吟声。「喔……爹地,太美妙了,嗯……嗯……玛丽说得沒错……嗯……噢……天
啊……噢……你进到我的身体里了……我感觉得到……太美了……喔喔……」看似纤细的腰身,却蕴含着外表想像不到的强劲力道,当珍妮每次挺耸臀部
都会同时带动屄穴内的肌肉收缩,甜美的压榨地狱令杰克背嵴发麻,好几次都险
些射出精来。有这样难缠的「对手」,杰克也乐得心花怒放,他除了加快了鸡巴的活塞运
动之外,右手不忘在珍妮丰满的乳房上揉捏,左手的中指则俏皮地伸入那羞人的
菊穴中,老练且无微不至地刺激着珍妮的情慾。父女俩一攻一守,配合得丝丝入扣,一轮交锋之后,还是性爱雏儿的珍妮终
究逊了一筹,在杰克兵分三路的冲击下,嚐到人生第一次的性交高潮,娇嫩的肉
体因为快乐而不住痉挛,花心深处同时喷出一股股阴精。然而杰克尚未感到满足,他深吸一口气,强忍住射精的冲动,将珍妮翻过身
子,命她两手扶在床缘,向后翘起臀部。这个姿势能让他一边抽插,一边欣赏珍
妮结实翘挺的美臀,这是女儿全身最令他着迷的部位。杰克重新挺起粗大的阳具,一寸寸地深入珍妮两片蜜桃似的屁股中间,刚洩
身的屄穴里依旧温暖湿热,被父亲的大鸡巴一插入,原本已经酥软无力的珍妮又
开始娇啼婉转,扭腰摆臀。「噢……爹地,美极了……天啊,要死了……」「噢!蜜糖儿,我的心肝小宝贝,妳是最棒的了,以后爹地要天天操妳,妳
是爹地的心肝宝贝,爹地专用的小荡妇。」「是的,我是,我要做爹地的小荡妇,天天跟爹地性交……喔喔……幹你的
小荡妇,爹地……」淫秽的言语此起彼落,两父女像发情的野兽般嘶吼,不断交换各种体位,凭
藉着本能的驱使,盡情用自己的肉体去取悦对方。时间飞快地流逝,当激情达到顶点,杰克忍不住一阵哆嗦,『在女儿的阴户
里射精』的念头刚闪过脑海,一股灼热的白精便随即自马眼喷出,浇灌进珍妮的
子宫里。「喔喔……」珍妮的眼神迷茫,性感的小嘴一张一合,陶醉在被父亲授种射
精的禁忌快感里。父女俩紧紧相拥,任凭淫靡的幸福感如同丝绸般包裹全身。云雨稍歇之后,
疲倦之极的珍妮搂着父亲沉沉睡去,杰克满足地抚弄着珍妮柔顺的金髮,凝视着
那有如天使般的小脸,想到在将来的每一个日子里,他与珍妮之间性爱生活会何
等充实。珍妮,他最疼爱的亲生女儿,同时也是他最可爱的小情人,那年轻娇嫩的肉
体,将被用来满足他每一个最淫秽最下流的妄想,将亲生爱女变成自己专用的小
荡妇,这不正是每个做父亲的最大心愿吗?想到得意处,杰克不禁裂嘴一笑,不过,在这之前,他觉得有必要在明天上
教堂做礼拜的时候,好好跟彼得牧师聊一聊,不是为了忏悔,而是分享彼此的秘
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