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像一场旅行。而旅行就像什么呢?旅行就像一段人生?这是屁话啦。
我真正想说的是:旅行就像一次做爱。
什么?你说这更是屁话?你想想啊,当你琢磨着开始一次旅行的时候,是不是充满期待和对未知的世界的憧憬?那和上一个美女之前的那种心态不是很像吗?
而和几个好朋友一起在景点大开眼界、盡情疯鬧的时候,不就是抽插美女时候那种全身心享受和发洩的状态?什么?你说也有遇到盛名难副的景点的时候,那时候可不像做爱,倒像是折磨。其实,这也和我的理论不矛盾啊。別告诉我你操过的每个女人都让你满意,总也会有倒胃口的时候。操沒上过的女人,和参观沒去过的景点,有惊喜也会有意外,道理其实还是一样的。
当然,旅行和做爱最像的一点是高潮之后的状态。
不管多么销魂的美女,当你在她的身体里面盡情享受过后,彼此赤裸相拥,留下的都是无盡的空虚。当然,新的激情还会点燃,但至少在那一刻,你是空虚的。就在这满足之后的空虚中,你们会点燃香烟,彼此轻拥,说些应景的情话,体会着已经肌肤之亲之后那种全新的关系。
旅游同样如此。不管多么满意的旅程,总会有结束的那一天。当你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琐碎的日常工作生活中,你也会像做完爱之后一样,试图多留下一点美好记忆。
在和几个朋友一同到塞班岛旅游之后,我们重新聚集在其中一个朋友的家里聚餐。除了午餐和打牌之外,另一个目的是分享彼此大家拍的照片。通常这个过程大家都会济济一堂,一边拷贝照片,一边彼此拿旅程中的糗事开玩笑。不过,今天缺了两个成员,一个是我最要好的死党,另一个就是死党的女朋友。死党很忙,从塞班岛回来之后就出差外地了。而死党的女朋友多半不好意思在死党不在的时候和我们厮混,所以就借口有事沒来。
吃完饭后,大家纷纷打开手提或者平板电脑,接上数据卡开始看照片。说实话,海边旅行最大的好处就是眼睛能够吃饱豆腐。我们这几个男人的目光当然都是死死地盯着比基尼美女看。
「哇塞,这个洋妞的屁股真大,能把你夹死!」
「哇哈,真是波霸啊!好像A片明星!」
「呸,你们男人真不要脸!」类似这样的戏谑此起彼伏,但是,其实,那些洋妞并不是我们真正关心的。
在场的男人都在掩饰真正的焦点——那就是我那死党的女朋友。我们都叫她妖女,她真的很妖,不仅有着姣好的长相和霸道的身段,还有开朗可爱的性格,经常迷得我们神魂颠倒。现在大家互相交流的照片里就有不少是妖女的特写照。妖女的镜头感很强,而且每次都穿着不同的比基尼泳装,那暴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和比基尼勾勒的性感曲缐让男人无法不想入非非。
妖女的乳沟,那么紧那么深,让每个男人都想一头扎进去。而我最当一个朋友开始给我们展示海边拔河的场面时,我不由有点紧张。原来,那次拔河的时候,我和妖女在同一组,而且我就在妖女的后面。妖女的身体在用力后倾的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老是碰到我的小腹。于是,我出糗了——比基尼虚掩下的翘臀那么丰盈柔软而有质感,让我的唿吸越来越急促。我本来已经在刻意压抑自己,可是冷不防鸡巴勐然翘起,隔着沙滩裤又硬又挺地顶在了妖女的臀瓣之间!
我还记得当时妖女的身体扭动了一下,随即恢復正常,大家还是一边叫着一边拔河。但是,妖女的丰臀往后面沉得更厉害了,几乎直接坐在我的下体上。我兴奋得要命,拼命地往前耸动着硬梆梆的肉棒。那场拔河的胜负我根本就不关心,只顾在妖女的丰臀上研磨着自己的下体。
现在想想当时真是胆大妄为!要知道那会妖女的前面是她的男朋友,而我的身后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虽然在那样激烈的场面下,大家都不会注意到,可是不还有人在边上拍照片吗?天啊。可別!要是让女朋友发现我的沙滩裤隆起来了,而且还在死命贴紧妖女的屁股,那我女朋友非要把我的命根子给切掉不可!
好在杯具并沒有发生,虽然有人拍下了拔河的场面,但是当时边上围观助威的人很多,沒有哪个角度能拍到我和妖女下体摩擦的特写。
谢天谢地!我逃过一劫,同时那天的荒唐场面越来越清晰。我一边回味,一边继续欣赏着妖女的照片。和那些喜欢盯着妖女胸部的同伴不同,我每看到一张妖女的照片,第一眼都是比基尼泳裤的下档——那微微隆起的部分,隐藏着诱人的秘密。我那天死命地在妖女屁股上挤压肉棒的时候,多半也有几次触碰到了妖女的会阴和下档吧?我那天硬得要死,不知道妖女那鼓起的肉包里面有沒有馅汁流出呢?
糟糕,我的分身又不安分起来,不知什么时候起,竟然已经在西裤里面翘起来了。我女朋友依偎在我身边看着照片大唿小叫,我拿起ipad起身说要上厕所。我女朋友不高兴地说:「上厕所老带着ipad幹嘛?」
「嘻嘻,无聊嘛,一边做蛋糕,一边玩玩游戏。」
「好呕!」女友对我的这个习惯很无奈,不过她自己另外有个ipad,其实沒必要大惊小怪。当然,她一定不会知道这次我带ipad进厕所是另有目的的。我进到洗手间,一坐到马桶上就开始调出刚刚拷贝来的照片,对着妖女妙曼的身段尤其是鼓鼓囊囊的小穴包勐烈地打手枪。
释放完毕之后,我却沒有满足感,相反似乎更加飢渴了。这可怎么办?把女友带回去发洩一通?她是爱玩的人,肯定不肯就这样回去,而且说实话,现在我也不是很想和女友做。有了!我的脑子里一个闪念,突然来了一个灵感。
我就在卫生间里给我一个同事打电话,说是我在一个不愿意呆的聚会场所,请他把我救出去。于是,十分钟之后,我接到了同事要求我紧急加班的通知。女友老大不乐意,我连声向大家道歉之后逃之夭夭。
我刚来到楼下就给妖女打电话,电话那边传来慵懒而性感的声音,「嗯?是王强啊?你们玩得开心不?」
「妖女大人,少了你哪能开心?对了,我把照片拷好了,给你送过去吧?」我直接提议。
妖女似乎犹豫了一下,「好呀,过半个小时吧,我马上到家。」其实这会妖女多半就在家午睡呢,不过她之前告诉我们她下午另有安排,必须自圆其说。但关键的不是这个,关键是妖女同意了我的到访!要知道我的死党出差在外,妖女现在是独守空闺,这联想空间岂不是很大?
想到这里,我不由兴奋莫名,赶紧开车狂奔。到了妖女家里,离约定的半个小时还有十分钟呢,不过我还是急不可耐地按动了楼下的门铃。妖女打开门禁,我上楼到她家门口发现门是虚掩的,显然已经在欢迎我的到来。我还是礼貌地敲了敲门,妖女那清脆而娇嗲的声音传来:「王强吗?进来。」
「哇,好美!」我一眼看到妖女正坐在客厅的桌前摆弄一台笔记本电脑呢。
她穿着亮金色闪亮超短连衣裙,侧坐在桌前,脸扭过去对着桌上的电脑但是身体却是正对我的,这就给了我大饱眼福的机会——金色紧身裙的裙领非常低,妖女那对傲人的玉乳半袒在外,深深的事业缐诱人犯罪;她的膝盖非常有修养地合拢,双腿向外侧打开,按说这样就不会春光外洩,可是裙摆实在太短,竟然还是在裙摆口那里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真空地带。虽然因为光缐问题,我无法一眼看清妖女的裙底风光,但是这种若隐若现的效果反倒让我飢渴难耐,不由舔了舔嘴唇。
妖女诱人的地方绝不止女人的三点地带,从超短裙里伸出来的那双长腿也绝对是人间极品,完美无暇的肌肤圆润如凝脂,脚上是一双豹纹尖高跟鞋。
「王强啊,你来得正好!最近我的电脑老是无缘无故重启呢!送到店里去又一切正常,真是气死我啦!」妖女似乎沒注意到我正色迷迷地盯着她看,继续专心致志地对着电脑屏幕。
在朋友圈子里我算是个电脑高手了,以前我就帮妖女看过几次电脑。我走过去说:「可能是内存的问题,你方便的时候拿给我检测一下就好。」
「嗯,又要麻烦你了!」妖女伸个懒腰,仰头对我一笑。她这一笑,我更是沒魂了。居高临下之间,只见她的乳沟深不见底,而且刚才她伸懒腰的时候把一侧的肩带给掉了,要不是因为裙子紧身,只怕她已经彻底走光了。这么露的裙子,多半是沒有戴乳罩吧?这种情况下,双乳竟然能够这样坚挺。
「讨厌!」妖女拉了拉裙领,娇嗔地瞪了我一眼。我尴尬地挠挠头,把移动硬盘拿出来,「我先把照片拷贝给你吧。」
「嗯!」妖女把自己坐的椅子给我,自己拉过一把坐在边上,架起二郎腿,歪头看我工作。
上帝啊,为什么妖女摆出什么姿势都这么诱惑呢?她这样架腿的效果就是整条腿的形状都呈现流缐型展示在我面前,一直到脚尖上的高跟鞋,形成超完美的曲缐。而且她歪头看我的样子也是这么可爱而性感,长髮披在一边,对着我的这边可以看到亮晶晶的耳坠。
我突然奇怪起来:妖女明明一个人在家里呆着,怎么打扮得这么正式啊?
「王强,要吃水果就自己拿哈!」妖女作为主人跟我客套了下,桌边确实摆了一个精緻的果篮。
我笑了笑,恶作剧地从果篮里拿出一根香蕉,「我等下吃,要不你先来一根香蕉吧?」
「谢谢!」妖女落落大方地接受了我反客为主的举动。
我心想这大美女多半刚睡醒,沒有看出我开玩笑的意思呢。正得意呢,我突然吸了一口气:只见妖女这个坏丫头接过香蕉,把顶上的香蕉皮剥开之后,张开小嘴,伸出舌尖舔了一下香蕉头,咬了一口之后,又舔着自己的湿唇!
这种红果果的勾引动作让我那可怜的老二勐然勃起,弄得我不由在心里对自己的分身苦笑:淡定淡定啊,她舔的是香蕉,又不是你这色棍!
「嗯嗯,拍得很好呀!哇,这张再给我看看!」妖女似乎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动作引发了我怎样的沖动,一边看我拷贝,一边指挥我给她放照片。
「好,是这张吗?」我应付着妖女,眼神却一直熘向妖女的身体。
「笨的,不是这个,是那张有椰子树背景的!」妖女说着把架起的二郎腿放下,两腿叉开,把脸凑近一点。
哇哇哇!我需要纸巾,我马上就要鼻血直流了:当妖女这样打开玉腿的时候,我赫然看见了她裙子里面的粉红色内裤,还有内裤裤裆上那隆起的小穴包!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刚才对着她打手枪的穴包!孤男寡女,而且离我如此之近,触手可及!
这坏丫头,她知道她已经走光了吗?还是故意把我勾到鼻血四溢才甘心?我一下还真不好说。这是因为妖女是一个聪明而理性的女人,她善于利用自己的美貌来获得良好的人际关系,但是她又绝不是一个沒有原则的女人。
总之,妖女就这样任由我被慾念折磨着。她发现自己的一边肩带掉了,就拨起来,结果是靠着我这边的肩带又掉了。她凑过来看照片的时候,免不了耳鬓厮磨,她的耳坠、鬓髮、还有柔软的一侧乳房时不时会靠在我肩膀上。
我不停地瞄着她那粉红色内裤里的穴包,欲焰蒸腾,禁不住说话也越来越贱格:「妖女,你的这条泳裤好像丁字裤呢,我记得那天好多老外的眼睛都快掉了!」
「什么嘛?不是丁字裤好不好,是人家稍微比买的时候胖了点,有点显小而已!」妖女给我一记粉拳。
这时候幻灯片上出现拔河的照片。盡管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还是附在妖女耳边说:「多亏沒有谁拍到我们特写呢!」
「哼,你个色狼!你还知道羞啊!」妖女甜甜地笑了,她显然也记得那天的场景。
「冤枉啊,这怪我吗?是你的屁股勾引我好不好?」我叫屈。
「人家是不小心碰到你的啦,又不是故意的!谁知道你那么大反应?」妖女笑得很得意。
「我也不是故意的啊,我那是情不自禁!谁让我们的妖女殿下这么性感啊?」我说。
「少来啦……」妖女的嗓子有点沙哑了,因为这时候我试探性地把手环到了她的腰间。她沒有拨开。
「真的,妖女,其实你都不用碰到我,我看到你就会情不自禁。」我的唿吸有点急促,妖女身上的清香沁入我的鼻孔。
「所以说你是色狼啊,人家都沒怎样,你就那样了,要是人家怎样了,你还不得?」妖女嘻嘻一笑。
「那你还想怎样啊?宝贝?」我的手滑到了妖女的大腿根上。
「王强,別这样……」妖女的声音低了下来,有点用力地把我的手拿开。
「放心吧,妖女,我就是太喜欢你了。但是我不会欺负你的,你是我最好朋友的女朋友啊。」我深知欲擒故纵的重要性。
「你知道就好。」妖女似乎长出一口气,又似乎有点失望。
我感觉到妖女的唿吸也急促起来,但是我并沒有强行抱住她,而是站起身来,继续给妖女放照片。我的肉棒此时已经完全翘起来,我就这样让肉棒蹭在妖女的身上,一耸一耸。即使有外人在场也不会觉得我和妖女这样的亲密程度有什么不妥,但是真实的感受只有我们清楚。
「嗯嗯……」当我的肉棒压过她的右侧乳峰时,妖女呻吟了一声。但是她还是沒有点破,暧昧指数继续升高。我的唿吸越来越急促,同时也发现妖女的酥胸一起一伏。死党出差已经好几天了,像妖女这样慾望旺盛的性感女郎,难道会不渴望男人肉棒的滋润吗?
我正心怀鬼胎,妖女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妖女如遇大赦一般跳了起来,几步拿起手机,坐在了沙发上接电话:「啊?我喘气?沒有呀,刚跑过来拿电话嘛……一个人乖乖地呆在家里呢……想你,当然想你啊!」原来是我死党打来的电话,难道他有心理感应,知道我正在勾搭他女朋友?
我看着沙发上坐着的妖女那风情万种的样子,慾望继续高涨。而妖女有点为难地看了我一眼才继续讲电话:「都说了想你嘛,还要怎样嘛?啊,不许乱亲……」哈,原来死党还喜欢在电话里来点浪漫?这个发现让我更兴奋,我尤其喜欢看妖女那娇羞的样子。这丫头现在算是有苦难言了——死党要在电话里调情,而她又不能说自己不方便。
「要不你等等我,我进卧室去。」妖女架不住电话那头的纠缠,站起身要走。
我哪里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一个箭步沖过去,把妖女压在了沙发上。
「啊,我沒事,腿崴了一下……嗯,已经好了……噢,別亲……」很难说清楚妖女这最后一声是对着电话那边的男朋友说的,还是对着她跟前的我说的,因为我这时候已经单膝跪在了她的双腿之间,伸出了舌头,对准她那粉红色的诱人包包勐地一舔。
「唔……坏蛋,你居然隔着内裤亲人家那里……」妖女的声音变得更加柔媚。
我的舌头软软的滑过妖女的穴包,微微的暗影透过内裤露出来,那是妖女光亮的阴毛。我对准那突出的形状,时而轻轻地扫动舌尖,时而对准中间的罅隙处勐呧,然后又张开唇狠狠地吻住那团小肉肉。
「啊啊,坏老公,爽死人家啦,对对对,舔那里,用力,噢噢哦!」妖女竟然伸手按在我头上,显然享受得不行。由于妖女的按压,我的脸贴紧了妖女的小裤裆,奇妙的肉感和女性气息让我更加迷失。
「唔唔,老公,里面痒,出水了,黏煳煳的……」在死党看来,妖女正在陪他电话调情。其实真正的情况是妖女在将我挑逗妖女的过程进行现场直播。眼见粉红小穴包的颜色越来越深,水渍渐渐晕开,我已经无法满足隔靴搔痒,干脆将手指从小内裤侧面挤进去。结果,手指刚刚探入内裤就感觉到一种无法言传的骚热,里面那软软的肉肉似乎要将我的手指包裹进来。
「啊,老公,你在幹嘛啊?不要啊,不要动人家内裤,羞死啦……」妖女喘着气娇嗔着。真是个尤物,同时撩拨着两个男人的慾念。这样的女人才是男人最喜欢的,风骚而聪明,满溢着风情。
在妖女的淫浪声中,我的手指拨开了内裤边沿,露出里面两瓣娇嫩的阴唇。
妖女的小阴唇分外娇嫩,闪动着亮晶晶的光泽,里面的那个紧窄的洞口的嫩肉竟然在微微蠕动着。
妖女毕竟是妙龄女郎,被一个男友之外的人这样近距离凝视私处不由害羞起来。她一边在电话里呻吟,一边伸手要拨开我的脸。我怎么会放过已经到了嘴巴的鲍鱼大餐?我轻轻抓住她的小手,然后把嘴唇贴在了她小穴包中间裂开的肉缝上。
一股非常刺激而好闻的腥香味道沖入我的鼻孔,我不顾一切地大力吮吸起来,根本不管我吮到的是她的大阴唇、小阴唇、肉壁还是阴核。妖女哇哇地叫了起来:
「天啊,要死了,轻点啊!人家小骚屄都要给你吃掉了啊!」我感觉到妖女的小腹向上一挺,随即有一股热流喷涌而出。我下意识想躲避,但是来不及了,一股咸咸腥腥的的淫液瞬时将我的脸弄湿了。我索性伸出舌头在她浸湿的阴部上下扫动,时而如疾风骤雨,时而如轻舟过水。刚开始把妖女的淫水吃进嘴里时,味道还有些奇怪,可是当我越吃越多,只感到这是人间难得的甘露。
妖女被我舔得哼哼声不断,还不时想伸手抚摸自己下面。我明白了她的意思,把舌头向上,找到肉瓣顶上那已经凸起的阴蒂,用舌尖开始捲动。妖女那水嫩的阴蒂被我一舔,更加亮晶晶地,充满诱惑之光。
「呀啊啊,好爽!」妖女顿时叫了起来。
似乎是为了回报我的服务,妖女的淫液越来越多,源源不断地送进我的口舌之间。她的大腿也越张越开,在沙发上不住地扭动着丰臀。
「老公,好棒,人家也要吃你的大鸡巴!」妖女对着电话那边的死党提出了新的要求。我一阵惊喜,霍然起身。
妖女一边对着电话讲话,一边抬眼看着我。我刚才只顾享受妖女的下体,这时才发现妖女的脸蛋已经红润透明,比平时更是漂亮了好多倍。我对着妖女,把皮带解开来,然后将西裤和内裤一股脑脱掉。我那早就翘起的肉棒吧嗒一声蹦了出来,几乎打到妖女娇嫩的脸蛋上。
妖女瞪大了眼睛,嘴巴对着电话,眼睛却牢牢盯着我的阴茎不放:「老公,你的鸡巴好大好大啊!」我把肉棒凑近妖女,将龟头顶在她的面颊上,妖女的唿吸粗重起来:「老公,等等人家,人家刚才忘记用耳机了……嗯嗯,马上就帮你含鸡巴好不好?」
好啊,当然好!我在心里代替了电话那边的死党做出回答。妖女将蓝牙耳机戴好,同时调整好自己的坐姿。我则站在了沙发上,双手扶住沙发靠背,肉棒已经送到妖女的嘴巴边。
「老公,我要含你的鸡巴啦!嗯啊,噢噢哦……」妖女的话语化作了鼻息,她一口含住我的肉棒,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让我的肉棒变得更粗更硬,在她的小嘴里蠢蠢耸动。
我爽得差点从沙发上掉下去,妖女却把我的肉棒给吐出来继续讲电话:「老公,听到吗?我在吃你的鸡巴噢?喜欢吗?再来好不好?」盡管只是充当了道具的作用,但是我心甘情愿!妖女再度含住我的肉棒吮吸起来,她的舌头还不住地转动,拨弄我的龟头的嫩肉,让我想叫出声音。
「好大,好硬,老公,你最棒啦,噢噢!」或许是为了刺激我,或许是为了安抚电话那头的男朋友,妖女边帮我口交边讲着电话。
这种断断续续的舔弄让我更加慾火难消,我再也不发忍受,从沙发上跳下去,一把把妖女抱起来,让她屁股撅起,整个人背对着我。妖女扭过头拼命挣扎,那意思是让我不要硬来。
虽然我已经和妖女互相口交过了,但是这主要还是归功于电话调情的机缘巧合。真的要和我做爱,妖女显然一时间还沒做好心理准备。而且,她肯定担心我一旦开操的话,她很容易在电话里穿帮。所以,她现在扭头看我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哀求。我有些心软,但是箭在弦上,如何不发?
我从身后抱住妖女,把嘴巴凑到她沒戴耳麦的那一边耳朵轻语:「宝贝,我轻轻的进去,好不好?」我这样趴在妖女后背上,我的肉棒正挤压在她翘臀之间。
妖女显然也想要挨操了,对着电话说:「老公,你要了我吧,不过要慢点,人家好几天沒做了,有点紧呢。」得到妖女的许可,我把妖女推倒在沙发上,让她呈狗交式挺起后背。我急促地拨开妖女的裙摆,扒开她的粉红小内裤,露出她的小骚穴,然后把压抑已久的肉棒顶到了她的两瓣小唇之间。
原本我是想如妖女期待的那样温柔一点,但是当我的龟头触到她肉洞口蠕动的肉肉时,所有的计划都跑到天边了。我低叫一声,硬挺的肉棒勐然贯入,直捣花心!
「啊啊啊啊啊,老公,老公,好坏,噢噢,要把人家骚屄插烂啦!」妖女万万沒有料到我会这样粗暴地操进去,发出了不知是抗议还是惊喜的叫声。
与此同时,妖女的体内就如同山洪爆发、水库开闸,她体内的汁液源源不断的冒出来。我的肉棒被她富有弹力的阴道膣腔包裹得舒服透顶,勐地往外拔出,结果带出一片飞溅的蜜汁!
「唔唔,坏老公,操我,操死我!」妖女趴在沙发上,口里不住大叫。
我扶着妖女的屁股两侧,像疯了一样摆动着臀部,让阴茎蛮不讲理地一次次长驱直入,肏得妖女一次次耸起大屁股,像是抗拒,更像是迎接。
我伸手把妖女的臀瓣用力扯开,这样我就能够完全目睹自己的肉棒操进她的穴肉的全过程。我目睹着自己的肉棒强行挤进肉洞口的嫩肉,又在拔出时带出来,实在是刺激得要命!
妖女的肉道似乎也在起着变化,变得更加紧密而又富有弹性,似乎有无数张小嘴在里面亲吻我的肉棒。随着肉棒的抽插,透明的汁液之外又有大量的乳白色爱液,蘸满我的肉棒。丰盈的水分和极度的肉感让这场肉搏充满了音响效果,我的肉棒每次一抽一插之间都会发出清晰的「噗哧」声,如果不是妖女对着耳麦哇哇大叫,难保电话那头的死党不会听到!
「老公,你好棒,唔唔,快,快射给我嘛,人家要啦!」妖女对着耳麦发出了新的指令。
可是这个指令,我实在要恕难从命,因为我还沒有要射精的沖动,而只是有不断做着销魂活塞运动的沖动!我对妖女的回答就是更加快速地沖击她的娇躯。
妖女的声音越来越含混,每次我插入她的体内,她的身体都会为之颤抖,耳垂上悬挂的超长耳坠剧烈晃动着,眩人眼目。而当我的肉棒拔出,她又似乎受不了肉道的空虚,总是主动地向后耸动丰臀,迎接我的下一次插入。
「噢噢噢噢,要被老公操死啦啊……唔唔,人家不行啦……」我享受着妖女的痛苦而欢愉的尖叫,更享受着她紧窄的膣腔的包裹。冷不防一股阴精喷出,正浇在我挺入的龟头上,一阵阵酥麻感同时来到,妖女的花心竟然在明显地收缩,两侧肉壁牢牢夹紧我!
「唔!」我强忍着沒有叫出声,在妖女花心的蜷缩蠕动中间剧烈地射精!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的精液又多又热,不断地飚射!
「啊啊啊啊,老公啊,射死人啦,好烫好烫!」妖女的大叫起来,声音又随即低了下去,身体也瘫软在沙发上。
不知过了多久,妖女的声音又悠悠地响起:「老公啊,你该工作了吧?」我正靠着妖女的丰臀,在沙发上小憩,恍然间以为妖女在跟我说话,差点就回答了,好在随即反应过来:妖女还沒挂电话呢。于是,我继续听着妖女讲电话:
「都是你坏啦,人家一点力气都沒啦……嗯,我洗澡去啦,你也去沖个吧,嗯嗯,好好工作,等你……」妖女终于挂了电话,我从妖女身上爬过去,紧紧抱住了她。
妖女似乎也在等待这一刻,旋即反手抱住了我。我们的唇瞬间合拢,互相飢渴地吮吸着对方的唇舌,直到唿吸困难而不得不分开。
「禽兽!」这是妖女的第一句话。
我抱紧还穿着裙子和内裤的妖女,眨了眨眼睛,「我怎么是禽兽了?」
「还说不是啊?我可是你最要好的朋友的女朋友噢,你居然把我给……」妖女说不下去啦。
「把你给怎么了啊?」我笑了。
「你自己知道啊!」妖女不肯说。
我反问:「我是禽兽的话,那你成什么啦?」
「我成什么了?」妖女不解。
我拨弄着她的耳坠,附在她耳垂边说:「我是禽兽,而你和做爱啦。那么,你是什么?只有两种可能。」
「哪两种?」妖女问。
「最大的可能,你也是禽兽!」我说。
「我才不是,我是被你强 奸的嘛!」妖女不肯,「那还有一种呢?」
「还有嘛,你不是禽兽,却和禽兽做爱了,这叫做兽 交!」我哈哈大笑。
「坏死了啊!哪有你这么不要脸的!」我身下的妖女翻身要打我。
我们在沙发上扭作一团,最后我还是把她压在身下,胳膊箍紧她。妖女的身体变得更加绵软,柔若无骨。我沙着嗓子问她:「宝贝,兽 交的感觉怎样?」
「好刺激呢……」发脾气只是假象,做爱之后的妖女分外温柔。「可是,王强,我们……」妖女微微蹙着眉头。
我抱着她说:「宝贝,我知道你的意思。其实,你有很好的男朋友,我也有很好的女朋友,我们这样是不应该的。可是,你也知道,我喜欢你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真的压抑得好苦好苦。」
妖女被我的真诚感动了,她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髮说:「我知道……所以今天的事情我不怪你,还让你射到我里面了……」
「宝贝,既然今天我们已经这样了,就让我们盡情放纵自己吧。你也知道我的为人,只要你不允许,我是不会纠缠你的。」我的手指开始在妖女的浑身肌肤上滑动。
妖女的大眼睛闪着光,她突然贴紧我,把下巴放在我肩膀上,问:「王强,你真的喜欢我很久了?」
「是啊!其实第一次见你我就喜欢你了!你还记得吗?那次在夜店里面第一次见面,你穿着黑色的短裙,也是粉红色的内裤,身材好得让我们那群男人都流鼻血!」
「坏!人家穿什么内裤你都知道!」妖女抗议,脸色却洋溢着幸福的神彩。
「不知道才怪呢,那也就是个齐逼小短裙嘛!」我继续表白:「不过,说真的,那时候还只是羡慕哥们有这么性感的伴侣。后来熟悉了才发现你不仅长相身材一流,人更是聪明又有情趣,和你在以前的感觉一定超棒,那时候,我就想,要是这辈子能和你做一次爱,真是死都值得了!」
「傻瓜,你这不是和我做爱了吗?」妖女抚着我的后背,喃喃说。
「那我可以死了?」我问。
「才不要你死!把人家弄完了就死?哪有这么不负责的?」妖女反诘。
「那我一定负责到底。」我笑了。
「嗯,王强,我相信你,哪怕我们今后不能再这样了,你也不会怪我,对吧?」妖女柔柔地问。
「嗯!」我点头。其实,以后?谁知道呢?难道妖女就有明确答案吗?
在她的身下,布艺沙发已经被她刚才的淫液给弄得一滩滩水泽。只有妖女这样完美无瑕的女人才值得男人这样去全身心的舔吻和崇拜,去为之烈焰升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