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龙女(一)
由于电视(香港无缐)正在播神鵰侠侣,我第一个首先便选小龙女,而重任(
弄上小龙女)该如何进行?当小龙女遇上杨过后就別想了,可是初期的小龙女除了
练师门武功及对林朝英之事,其他的事应该全无兴趣,而且也很遵守师命,又因玉
女心经及自少被训练,抑制着七情六慾,绝不容易动情爱人。
我便用古墓派的武功,扮作是林朝英的亲戚,今次改为姓林,而名字改为成眷
,即林朝英希望与王重阳终成眷属之意,以年纪计,我父亲便当是林朝英之堂弟,
武功是林家的家传武功,在林朝英死后,王重阳曾找林朝英的家人,见到我父亲后
,告知一些事情及传了一些武功,后来我才出世,一切事是听父亲所说,必要时便
说他现在已死,来个死无对证好了,我来此的原因是达成林朝英在生的愿望,林朝
英与王重阳的传人可以共谐连理,终成眷属,结为夫妻。
武功便用小龙女的,因为她有一定强度,还有全真及古墓派武功,而且她熟识
古墓的知识也很有用;实际行动,只有再见步行步。
于是我便对空白的百美图道:「我选神鵰侠侣,要弄上小龙女,武功方面选后\r
期的小龙女,时间便选小龙女十八岁生日的十天后吧,地点当然是古墓附近。」
我眼前一亮,便来到一个非常清幽的树林,四周的空气非常清新,果真是鸟语
花香,还有一些蜜蜂的嗡嗡之声,在现代的郊区肯定是沒有如此,而蓝天白云的天
空,更是与现代有极大分別,我感到非常心扩神怡,看到不远之处,地上凸起一个
接近半圆型,以大石建成的一座大坟,相信那便是我此行之目的地-活死人墓了。
我发现我身上所穿的是古装衫,而且有个小包袱,打开一看有些银两、干粮、
水袋、火摺……等物品;而我背上有一双长剑,相信是因我选了要小龙女的武功,
故一来配备的兵器便是一双长剑了;此时该是下午,可能是因我沒有特別说明,而
现实的时间也是下午。
就在我深深唿吸之际,我感到体内有很特別的暖流在动,从小龙女的武功知识\r
中,我了解此便是所谓的内功了;我先尝试运用体内的内功,由于脑中有丰富的记
忆及知识,很快我便能灵活运用,之后我便尝试使出小龙女所识的各种武功及轻功
,其中古墓派及全真教的武功,是从头到尾也试了一次。
我估计大约一个小时后,在古时该称为半个时辰,基本上我已尝试完毕,我最
有兴趣的是轻功,能在树上飞来飞去,清风扑面而来,比现代什么刺激的机动游戏
更刺激,而一心二用的双剑合壁亦不错,我更可在一条绳上睡,若非我有重任在身
,真想继续玩久一些。
我估计目前在此时有双剑合壁加九阴真经的武功,相信只比周伯通、东邪西毒
、南僧(帝)北丐、郭靖及黄蓉、金轮法王及慈恩(裘千仞)等约十人为弱,比现
在的小龙女当然强得多了。
我先从小龙女的知识,清楚了解古墓内的机关佈置等等之后,便走到古墓门前
,本来有些玉蜂向我飞来,但我从小龙女的知识,当然清楚如何用啸声等赶走这些
玉蜂。
来到门前,我运功传音道:「在下林成眷,特来拜祭我表姑母林朝英。」
等了一会,墓内沒有人应,相信是她们习惯如此,又不知有我这祖师婆婆的亲
戚存在,不知真假而不应,但沒有放出玉蜂,已算是客气,因为她们也不能肯定我
是假的。
我传音道:「在下別无恶意,现在自己进来了,不便之处还请见谅。」
我小心翼翼地提防,小龙女在黑暗视物的知识也很有用,当通过三重机关后,
前方人影一闪,阴风袭来,一个满脸鸡皮疙瘩的丑婆向我一掌突然攻来,她该便是
孙婆婆了,由于我早有准备及功力比她高,我使出〝天罗地网势〞,便把她攻来的
一掌轻易化解。
孙婆婆见我使用极纯熟的古墓派武功,便一呆下问道:「你是谁?为何懂得本
派武功?」
我有礼地微笑道:「在下林成眷,所用是林家的家传武学,当然与我表姑母林
朝英所传的一样。」
孙婆婆明显不相信,可是她已停手了,当然是她明知武功远不及我,孙婆婆问
道:「阁下知否此活死人墓,乃本派禁地,外人不得进来?」
我保持微笑道:「当然知道,可是我乃表姑母的亲戚,当然不算是外人,婆婆
便是孙婆婆了吗?」
此时飘来了一位绝色少女,那少女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裏
,看来约莫十五六岁年纪,除了一头黑髮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身上衣衫
又是皓如白雪,全身一尘不染,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来者当然便是小龙女,她比电视中的刘亦菲,或年青时的陈玉莲更美得多了,
而且她那种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仙女气质,是沒有任何现代美女能相比。
其实小龙女刚过十八岁生辰,只是长居墓中不见日光,所修习内功又是克制心
意的一路,是以比之寻常同年少女似是小了几岁,看上外表只像十五岁,面上还保
持了一点稚气,不过身段体态却绝对是十八岁的,发育已完成,曲缐玲珑剔透,该
大的地方已大,该细的地方则纤细非常。
不料小龙女左手轻扬,一条白色绸带忽地甩了出来,直扑我的门面,在墓内微
微烛光照映之下,只见绸带末端系着一个金色的圆球,竟能在空中转弯向我攻来。
我从小龙女的知识中,当然熟悉小龙女的武功,而且我武功比目前的小龙女高
,所以只用天罗地网势便轻易化解。
小龙女发出娇柔的声音说道:「敢问阁下与我师姐是何关系?」
可能小龙女以为我的武功来自李莫愁,我仍是微笑地有礼回答:「这位姑娘想
必是龙姑娘了,我曾听过李莫愁之名,但从未会面,我表姑母是林朝英,我与李莫
愁之关系,便与龙姑娘也是一样,勉强算是同门吧。」
小龙女明显不信,却只是沈默不语。
我再道:「此招玉女剑法,肯定是李莫愁不懂,这足以证明我与李莫愁沒有关
系吧?」说完我拔出单剑,使出別人假冒不来的玉女剑法。
小龙女一对剪水双瞳一闪,却平淡地问道:「这该是玉女剑法,我师姐的确是
不懂,可是林家也未必懂得才对,而且林家的人又如何知道墓内机关?」
我答道:「龙姑娘果然是冰雪聪明,此乃因家父很久之前,曾分別见过表姑母
及王重阳二人之故,此事关系到我表姑母之一些私事,不知龙姑娘愿否细听?」
小龙女虽自少被迫冷漠,对一般的事也莫不关心,但她对祖师婆婆之事所知应
该不多,这些事当然是她难得有兴趣想知的,更何况她要弄清楚我的来歷及真伪;
小龙女平淡地道:「愿闻其详。」
我道:「其实很多年前,我表姑母便喜欢王重阳,只是两个心高气傲的人在一
起,结果不能终成眷属,成为二人终生憾事,在我表姑母死后,王重阳曾来墓中弔
祭,看到我表姑母留下的玉女心经,亦留下一些说话,之后王重阳便寻找我表姑母
的亲人,结果找到家父,王重阳说出原由,并留下一些武学心法及古墓的机关佈置
,希望我们林家后人,能完成一个他与我表姑母的遗愿,当时在下还未出世,我也
只是听家父所说,而家父自幼体弱多病,便由我代为完成。」
孙婆婆问题:「为何我这么多年也从未听闻有你们林家?」
我立即道:「听家父说,当年因年祸连年,我们林家被金兵烧毁,当场死了不
少人,难道表姑母被王重阳伤透了心,连我们林家的惨事也不愿提起吗?而家父死
里逃生却与表姑母失去联络,若表姑母沒有提及有个在生的堂弟,即是表姑母以为
家父已死;而当时我还未出世,故表姑母根本不知有我;后来王重阳找到家父后,
家父才知堂姊有传人在此。」
------------------------------------
小龙女(二)
小龙女好像开始半信半疑,随口问道:「不知祖师婆婆与王重阳的遗愿是什么
?」
我道:「遗愿之事可以迟些再详谈,不知龙姑娘与孙婆婆,是否有兴趣先看王
重阳在古墓留下的说话?」
小龙女当然对此有兴趣及有知道的必要,便道:「请。」她冰冷的说话真是简
洁之极。
我带小龙女与孙婆婆,来到放石棺的室中,我从包袱取出火摺打着火,点燃了
蜡烛,便揭开属小龙女的那一具石棺盖,明显见到棺盖内侧,以浓墨所书写:《玉
女心经,技压全真。重阳一生,不弱于人。》这十六个大字,笔力苍劲,字体甚大
,其后还写得有许多小字。
小字的意思是:〝林朝英死后,王重阳又来过古墓,他见到石室顶上林朝英留
下的玉女心经,竟把全真派所有的武功盡数破去;他便在这石棺的盖底留字说道,
林朝英所破去的,不过是全真派的粗浅武功而已,但较之最上乘的全真功夫,玉女
心经又何足道哉?而记录的一间石室,便是在此室之下。〞
孙婆婆看到便动容,而小龙女沒有改变的面容上,也出现微微动容,但只是一
闪即过。
我跃入棺中,四下摸索,摸到一个可容一手的凹处,先朝左转动,再向上提;
只听〝喀喇〞一响,棺底石板应手而起。
我跳出石棺,见孙婆婆心急想进内,便阻止道:「且莫忙,待洞中秽气出盡后
再进去。」
小龙女与孙婆婆听到便知是有理,便沒有动。
我问道:「现在两位相信在下林成眷的说话吧?」
小龙女与孙婆婆二人仍犹疑。
我道:「两位请看此王重阳留下的武功。」便立即展示了九阴真经的奥妙武功\r
,当然是厉害无比,而且专剋制古墓派武功,不过小龙女看来对于此武功并无兴趣

我问道:「以我林成眷的武功,又对墓内如此熟悉,若非真如在下所说,那在
下是何人?来此有何目的?」
孙婆婆问道:「我间中会到江湖打探消息,以林公子如此武功,为何好像从未
有闻?」
我笑道:「这可能是我们林家的人向来也习惯低调,我表姑母便是如此,而且
再看我的林家武功。」我纯熟地施展各式古墓派武功。
之后我道:「我这家传的林家武功,是由自少练起,若无廿年以上的精修苦练
,试问如何能有此造诣?除了我们林家和古墓派,试问还有那里可教出一个如此的
我?」
小龙女听后好像已不太怀疑。
我道:「请龙姑娘与我到表姑母的画像前弔祭,在下有些表姑母的私事,想告
知龙姑娘一人。」
小龙女想了一想,道:「好。」
孙婆婆道:「那我在此等秽气盡出再进石室察看吧。」
来到放画像的室内,西壁画中是两个姑娘,一个二十五六岁,正在对镜梳装,
另一个是十四五岁的丫鬟,手捧面盆,在旁侍候;画中镜裏映出那年长女郎容貌极
美,秀眉入鬓,眼角之间却隐隐带着一层杀气,我知便是林朝英与小龙女的师傅。
我向林朝英的画像,表面恭敬地下跪叩拜,七情上面地道:「表姑母,请恕成
眷这么迟才来拜祭,成眷的家父是表姑母的堂弟林过雨,当年林家惨被金兵消毁,
家父死里逃生后与表姑母失去联络,后来生下了成眷,希望表姑母在天之灵,必定
要保佑成眷完成表姑母的遗愿。」
相信小龙女已再无怀疑,之后我又向那丫鬟之图像又恭敬下跪叩拜,小龙女本
来沒有丝毫变化的面容,也露出一丝喜悦之色,那当然是喜欢我尊敬她的师傅,因
为我的身份是林朝英的亲戚,小龙女的师傅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下人身份。
而王重阳的画像在旁,我问小龙女道:「龙姑娘可清楚,我表姑母与王重阳的
关系?」
小龙女回答:「详细我也不太清楚,只听师父与孙婆婆说,天下男子就沒一个
好人。」
我道:「此事当中非常复杂,在重阳观的后山上,有一大石,当中有我表姑母
用手指在石上刻字,此事关系到此古墓的谁属问题,不如我们一同去看,路上我再
告知详情如何?」
小龙女想了想,便道:「在终南山上便无问题,好。」
于是我带小龙女来到墓外,此时刚过了下午又未到黄昏,沿途风光明媚如画,
有小龙女如此一般的仙女在旁,途上更是舒畅无限,在黑暗的古墓以外,有太阳光
照之下再看,小龙女清秀脱俗可人,一头及腰的乌丝,轻软光润,行路时随风轻飘
,更是美艷不可方物。
路上我与小龙女细说:王重阳与林朝英均是武学奇才,原是一对天造地设的佳
偶,王重阳先因专心起义抗金大事,无暇顾及儿女私情,但义师毁败,枯居古墓,
林朝英前来相慰,柔情高义,感人实深。
我在林朝英如何爱慕王重阳一事,更是加油添醋,如何彻夜难眠,心绪凌乱,
而那种苦苦思念之情,是叫人如何神伤魂断?却又是要人刻骨铭心,难以忘怀?
本来对任何事物不感兴趣的小龙女,对于祖师婆婆之事却是非常认真地细听,
而听到我形容爱慕的感觉,平静的心湖开始冒起一个涟漪。
我见小龙女好像想问为何我知得如此清楚但又不敢问,我便说是在林家惨剧前
表姑母对我娘亲说的。
此时我与小龙女二人来到山峰绝顶,在一块大石之后,刻得了一首诗,诗云:
〝子房志亡秦,曾进桥下履。佐汉开鸿举,屹然天一柱,要伴赤松游,功成拂衣去
。异人与异书,造物不轻付。重阳起全真,高视仍阔步,矫矫英雄姿,乘时或割据
。妄迹复知非,收心活死墓。人传入道初,二仙此相遇。于今终南下,殿阁凌烟雾
。〞
小龙女可能认得字迹确是其祖师婆婆所刻,便用她那羊脂白玉般的纤细手指,
在刻文上慢慢抚摸。
我道:「前八句是说张良曾得一部异书,后来辅佐汉高祖开国为汉兴三杰之一
,最后功成身退后隐居并出家。后八句是说王重阳少年时习文练武,是一位英雄好
汉,因愤恨金兵入侵曾大举义旗,与金兵对敌但后来连战皆败,愤而出家自称活死
人,接连几年不肯出墓门一步;事隔多年,表姑母在墓门外百般辱駡,连激他七日
七夜,引得王重阳出墓,之后二人携手同闯江湖。」
小龙女幽幽地道:「想不到祖师婆婆当年对王重阳如此。」
我再道:「其实表姑母对王重阳甚有情意,欲待委身相事结为夫妇。当年二人
不断的争鬧相斗,也是表姑母故意要和王重阳亲近,可惜二人武功既高,自负益甚
,每当情苗渐茁,谈论武学时的争竞便伴随而生,始终互不相下,最后二人比斗,
说明王重阳若输,活死人墓就让给表姑母住,二人在墓中同居厮守,并王重阳要终
生听表姑母吩咐不得相违;否则的话,就须得出家,在这山上建立寺观相陪十年。

小龙女感到有趣地问:「我知后来是祖师婆婆胜了,但过程又是如何?」
我道:「比法是用手指在这块石上刻字,表姑母用化石丹将石面软化,而刻上
此首诗的前半截八句,可惜的是,王重阳选择出家做道士,并盖了重阳宫前身的一
座小道观。」
小龙女嘆道:「难怪祖师婆婆会如此恨王重阳,但种种事情又很奇怪。」
我道:「其实表姑母一生最想的,便是与王重阳结为夫妇;而在表姑母死后,
王重阳感到后悔非常,在墓中曾痛哭了一场,但另一方面又不甘心输给表姑母,才
有石棺之留字;其实王重阳亦是对表姑母有情,所以之后便来找表姑母的亲人,结
果找到家父,告知他详情,又授予武功,只是希望林家的后人,能达成一个他与表
姑母的遗愿。」
小龙女关心地问道:「那到底是什么遗愿?」
我道:「王重阳传我林家武功,是想林家的后人成为王重阳的传人,与古墓中
表姑母的传人,能结为夫妇,终成眷属,以弥补他们二人的终生憾事,而家父改我
名为成眷,便是此意,而王重阳要选林家后人,是因为王家无后,全真教的全是道
士不能成亲,而我们林家有表姑母的血缘,更与古墓中人有亲切的特別关系。」
------------------------------------
小龙女(三)
小龙女苍白的脸上出现少许红霞,沒有说话,而望向天边。
我道:「龙姑娘你看现在黄昏的景色多美?」
小龙女放眼远望,如此美景她确是从未欣赏过。
我道:「龙姑娘知否表姑母所创的玉女心经中最后一章,是要全真派武学与玉
女心经同时使用,而且需二人成为情侣心意同通,并肩击敌相互应援,她是想她的
传人,与王重阳的传人能终成眷属,合练此功。」
我知小龙女的师父要她修习玉女心经,自幼便命她摒除喜怒哀乐之情,只要见
她哭或笑,必有重谴,是以养成了一副冷酷孤僻的脾气,但玉女心经的最后一章,
却是林朝英想念王重阳时充满男女之情而创,是破解小龙女冷漠的心之最佳方法。
说罢我便拔出双剑,一人一心二用使出玉女素心剑的双剑合璧招式,那当然是
最强的古墓派武功,小龙女此时看得似懂非懂,但肯定是若有所悟。
我使完便道:「玉女心经分招式与内功,内功不是短时间可练成,不如我们返
回古墓,再一起好好研究此玉女素心剑的招式先好吗?」
小龙女只是微一点头。
在返回的路上,我再对小龙女解释如何双剑合璧,小龙女亦提出对全真剑法不
明之处,我当然一一详细解释,虽然小龙女向来不爱多说话,可是她练功一向以来
遇到不少问题,谈论这些她当然不抗拒。
回到古墓,孙婆婆已准备好简单的晚餐,看来她对于九阴真经的武功也不太看
重,可能因为这是王重阳用来破古墓派的武功,所以对此有些反感。
餐中我当然谈天说地,孙婆婆见我是林朝英的亲戚,而我对她的丑样又毫不介
意,她本身是个热心的人,也与我交谈起来,而随环境转热,小龙女的冷漠已淡化
了一些,间中也有主动说话。
餐后,我与小龙女便来到藏有玉女心经的秘室,在我指点下,小龙女已开始领
悟了好些全真剑法及秘诀心经,与及玉女素心剑,我更直接将部份玉女心经的内力
输送给小龙女;一般来说因各人体质不同,内功是很难吸纳別人的输送,可是我的
内功是来自后期小龙女,现在的小龙女要吸纳当然全无问题。
由于小龙女本身对这些已有一定研究,只是苦无良师指点,而小龙女后期已差
不多达到反朴归真,对这些少年时的武功已有更深入认识,大约两个半小时后,小
龙女已可与我尝试双剑合壁的招式。
小龙女使出玉女剑法,我则使用全真剑法:〝浪迹天涯、花前月下、清饮小酌
、抚琴按萧、扫雪烹茶、松下对弈、池边调鹤〞……,每一招均是含着男女与共的
一件韵事,当真是说不盡的风流旖旎。
当然,在双剑合壁之时,大家的身体磨擦接触是少不免,小龙女的身体当然是
非常柔软滑熘又富有弹性,身体出汗更发出淡淡清幽的处女香,加上投入于剑中的
情意,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真叫人难忘。
而天真无邪的小龙女,本身已是个含苞待放的少女,只是被自少训练所压抑,
加上练功的心法控制情慾,修练双剑合壁之初是全心投入,心中毫无半点男女情慾
之意,可是越是投入剑招,便越感受当中剑意,而此剑意与她所练心经本是同源,
或者该说情意绵绵之剑意实为玉女心经的最终境界,虽两者一个多情一个寡慾,偏
却是可以和谐共存。
玉女素心剑法的诸般心情,其中的脉脉含情、盈盈娇羞、若即若离、患得患失
、相互眷恋、未结丝萝、前途困厄、亦喜亦忧、亦苦亦甜、男欢女悦、情深爱切、
柔情密意、灵犀暗通……不停涌现在我与小龙女之间。
与小龙女练了约一个半小时,我们便像谈了一个半小时的恋爱,而当中感受到
的哀怨缠绵,更是像一个女子的一生一世,冷漠的小龙女亦开始随练功而改变,她
本来如一个平静之湖般的心境,现在则像是吹起了大风,湖面不时翻出一个接一个
的涟漪或微浪,起伏不定。
但可惜此时已是夜深,而我们练功亦已倦了,小龙女便安排一间空的室房让我
睡。
在半梦之间,我不知自己现在是身在梦境中,还是与小龙女的双遇双聚才是梦
,更或是我在现实的生活才是一场梦,就在此时我听到有微碎脚步声。
我扮作梦话迷煳道:「表姑母,你一定要保佑成眷,完成你的遗愿。」
醒来之时,孙婆婆已安排好早餐,她对我的态度更好,相信是因她昨晚听到我
的梦话。
而小龙女昨晚好像沒有好好睡的样子,她脸上的稚气好像退减了一些,更见清
丽秀美,原本像十五岁的面容,好像一夜间增长了一岁,现在与她本来的岁数,已
接近了一些。
在愉快的环境下用餐后,小女龙问了一些玉女素心剑她不明之处,我一一详细
解答并加示范后,之后我与小龙女,便再继续合练双剑合璧,当中我又再输了一些
玉女心经的内力给她,这武功是林朝英自肆想像以托芳心,所以对练有玉女心经的
小龙女来说,她越了解招意便越明白情意,就好像有催情作用一般。
事实上,玉女心经除最后一章外也均是冰冷的,当时是林朝英对王重阳死了心
,又想盖过王重阳而创,但此事是违反男女自然双吸的定理;故最后一章时,林朝
英的心里反全是充满对王重阳的爱,把一直强行违反自然之事加以释放;就如把弓
箭拉至最盡,不论拉了多久,但当一旦放手,一瞬间便会强力射出;这种心法与心
态的变化,是非常玄妙,好像一顿成佛,便是瞬间的一悟,可突然彻底地改变一切

若不动情,又如何练情剑?修练情剑,又如何不动情?练剑期间,原本是毫无
变化的绝世芳容,却不停出现各种少女初恋的神情,一时是娇羞害怕,一时是魂牵
梦呓,一时是愁云深锁,之后是一往情深地无怨无悔;就如四季不停转变,由本是
寒冷冰封的严冬,变为百花盛放的春暖,之后更是火热摇曳的盛夏,一时却转为清
风爽朗的初秋。
而今次练剑中的身体接触,小龙女已明显有些反应,开始领略当中男欢女爱之
情,明白阴阳相吸之理,她的心境本来如一个平静的湖,现在却已变为一条流动的
小河,河水经一湾一湾的流转,虽时快时慢,却是奔流不息;玉女心经亦开始接近
最后一章的心境,冰冷封闭的内心,开始慢慢溶化,并出现一丝隙缝。
练了近三小时,已是正午之时,孙婆婆表示要外出一倘,我与小龙女也需休息
一会。
此时小龙女差不多已练成玉女素心剑法的招式,虽在内功方面未真正练至最高
层次,但由于有我的传功,在心境方面已提升至心经中爱慕的最高层次,而小龙女
的冰冷气质也明显有所转变;其实该说她回復了一个含苞放的少女心境;小龙女的
样貌,又好像回復大了一岁,现在已像一个十七的少女,更见清丽秀美动人,与本
身的十八岁已分別不远了,我实在想不到玉女心经竟真是如此神奇,难怪书中杨过
会一夜白髮,小龙女可十六年容颜不变。
我试问道:「不知龙姑娘对与我终成眷属,有何想法?」
小龙女幽幽道:「我师父不许我嫁人。」
我笑道:「但你师父的师父,你的祖师婆婆,即我的表姑母,却想你嫁给我,
我是有证据的。」
小龙女一呆向我望来,而沒有说话,但明显已是心如鹿撞。
我带小龙女来到林朝英的石室,将床头几口箱子中,最底下一口红漆描金的箱
子提了来,小龙女好像想阻止,但却始终沒有开口。
我道:「这箱本是表姑母的嫁妆,后来她沒嫁成,便留给自己传人,嫁给王重
阳的传人,以了结自己终生的憾事,只是我表姑母不想传人无时无刻也想着嫁人,
所以沒有言明对吗?」
昨夜沒有好睡的小龙女,好像相信而微一点头。
------------------------------------
小龙女(四)
之后我揭开箱盖,裏面放着珠镶凤罐,金绣霞帔,大红缎子的衣裙,件件都是
最上等的料子,虽然相隔数十年,看来仍是灿烂如新;我把一件件衣衫从箱中取出
,衣衫之下是一只珠钿镶嵌的梳妆盒子,一只翡翠雕的首饰盒子,梳妆盒中的胭脂
水粉早幹了,香油还剩着半瓶。
小龙女看到也感兴趣,我把首饰盒打开,眼前一亮,但见珠钗、玉镯、宝石耳
环,灿烂华美,闪闪生光,但见镶嵌精雅,式样文秀,显是每一件都花过一番极大
心血。
我拿起一只玉镯,笑道:「让我帮新娘子带上吧。」
小龙女避开,幽幽地说道:「可是我已决定终生不离开古墓。」
我立即道:「那便让林成眷终生留在古墓陪伴小龙女吧。」
小龙女默然不语,内心明显犹豫不决。
我于是便道:「我立即去把〝断龙石〞放下,以证明我的决心吧!」之后我便
实际行动。
小龙女先是一惊,但好像想看我是否真会如此做,便不出声地跟来,她像一位
初恋的少女,对男友半信半疑,想相信又害怕一样。
我来到墓碑左侧,运劲搬开巨石,发现下面有一块圆圆的石子,当下抓住圆石
,用力一拉,圆石离开原位后露出一孔,一股细沙迅速异常的从孔中向外流出,墓
门上边两块巨石便慢慢落下,我立即返回墓内。
小龙女听到巨石下落之声大惊,道:「好,我信你。」
我立即把圆石用力塞回孔中,细沙即停止再流,断龙石亦已停止落下。
小龙女还有点不安心,问道:「你只是为了履行遗命,或是自己真心愿意陪我
永远在古墓?」
我诚心地道:「即使沒有表姑母及王重阳的遗愿,林成眷也心甘情愿,与小龙
女在古墓长伴一世到老!并且林成眷一生也愿意听小龙女的吩咐,林成眷甘心情愿
为小龙女而万死不辞!」
小龙女听我语气诚恳,也不禁感动,忍不住哭了。
现在小龙女如小河般的心境,暂时该已进入瀑布般的阶段,一时间处于极大冲
击之中。
我轻拥小龙女那娇美柔弱的身躯,轻轻抚摸安慰,温柔地道:「我们二人能一
生一世在一起,应该开心才对,別哭吧。」
小龙女微微用力推开我,道:「若你要喜欢我,就不要再喜欢世上別的女子,
而且我还是爱听你亲口发一个誓。」
我跪下并举起左手三只手指向天,严肃地道:「我林成眷以我表姑母之名义起
誓,若林成眷除了小龙女,还去喜欢甚么別的女子,就让林成眷立即五雷轰顶而死
,林成眷死无葬身之地,林成眷死后被打入十八层地狱受苦,林成眷来世也要做…
…」
小龙女很是开心,用手掩着我嘴,笑道:「够了,你说得很好,这么我就放心
啦。」之后伸手拉我起身,握着我手便紧紧不放,我但觉阵阵温热从她手上传来。
温存了一会后,我把那红漆描金的箱子,带到小龙女的石室,找了两根最粗的
蜡烛用红布裹了,点在桌上,笑道:「这是我俩的洞房花烛!」两枝红烛一点,石
室中登时喜气洋洋。
小龙女微笑道:「我打扮做新娘子了,好不好?」
我笑道:「当然好,让我来帮我的好妻子吧。」
小龙女拿起胭脂,调了些蜜水,对着镜子,着意打扮起来;她一生之中,这是
第一次调脂抹粉,她脸色本白,实不须再搽水粉,只是在双颊上淡淡搽了一层胭脂
,果然大增娇艷;之后拿起梳子梳了梳头,叹道:「要梳髻子,我可不会,夫君你
会不会呢?」
我道:「我也不会!而且还是长髮披肩的小龙女最是好看。」
小龙女微笑道:「是么?」便放下梳子,戴上耳环,插上珠钗,手腕上戴了一
双玉镯,红烛掩映之下,当真美艷无双。
她喜孜孜的回过头来,想要我称赞几句。
我抱着小龙女,轻吻她的雪白中带点胭红的面颊一口,笑道:「我的好妻子小
龙女,平时就如天上的仙女,我等凡夫俗子,无不看到目瞪口呆,如痴如迷,人人
争着拜倒你石榴裙下;今天却是仙子动了凡心,更加是明亮照人,美艷不可芳物,
而仙女下凡,正好来打救我这迷上了仙女的凡人。」
小龙女由心中甜笑出来,看得我真的呆了,小龙女道:「夫君的说话真动听,
再说多些好吗?」
我柔情地道:「我的好妻子以前就如一朵藏在冰中极美艷的鲜花,虽是极美可
是总给人朦朦胧胧看不真的感觉,现在却像是冰雪慢慢溶解,鲜花之美艷越来越真
实,娇艷欲滴的绝美芳容现在才唿之欲出;而你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就像是漆黑天
空中一棵最闪烁的星星,之前像被乌云掩盖,半隐半现,现在眼带笑意像是云清雾
散,使人看到可比朗月的明亮星光;你以后笑多些好吗?」
小龙女娇笑道:「因为夫君你这几句说话,我便答应你吧。」
现在小龙女的心境,应该像由小河匯入如长江般的大河,大量江河之水滔滔不
绝,奔流之势无穷无盡;玉女心经亦应进入最后一章阶段的心境,由过往的冰冷封
闭,心扉已慢慢张开,变为情动发热。
我再道:「我好娇妻的一双樱唇,当然是美极了,可是以前总是不动,只像一
件精緻而亮丽的摆设,虽然好看但却欠缺了一些生气;而现在一频一笑,活色生辉
,灿烂夺目,但又可勾人魂魄,使我禁不了要一亲芳泽。」
之后我们在非常自然的环境下亲吻,先是一点一点的轻吻浅尝,之后是四唇紧
贴至变形的热吻,最后是舌尖相缠的湿吻,我不停吸吮小龙女口中的琼浆玉液,一
双手在小龙女身上轻轻抚扫。
一会后,小龙女微微挣扎避开,柔情地说道:「我想先打扮做新娘子,好不好
?」
我笑道:「当然好,让为夫服侍妻子更衣吧。」
小龙女见已是我的人,也不反对让我为她脱去外衣,可能是小龙女穿着简单,
她的古装外衣很易脱掉,主要是解开衣带的结,再扯开便可。
当脱去外衣的小龙女出现在我面前,我立时眼前一亮,但我知道要忍,还是先
让小龙女穿一次凤冠霞帔,当下盡力收起色心,乖乖地为小龙女更衣;我拿起凤冠
,走到小龙女身后给她戴上,将金丝绣的红袄红裙给她穿上。
小龙女补了些胭脂,笑盈盈的坐在红烛之旁,道:「我打扮好啦。」
我淫笑道:「那么现在我们来洞房吧。」
我立即把小龙女刚穿起的凤冠红裙小心地除下放好,再一边温柔地爱抚,另一
边脱去小龙的内衣,很快一个全身一丝不挂的大美人便在我面前出现。
小龙女的身高约五呎五吋,三围我估是三十三吋半D、廿三吋、三十四吋半,
全身曲缐玲珑浮凸,比例相当标准,雪肤白壁无瑕,发出微微亮光明艷照人,还渗
出淡淡清幽的花香;一双碗型迷人的乳房,由于背部脂肪薄故两峰明显凸出,乳尖
部份则微微向上翘起,呈竹笋型,不用接触单是一看便知是坚挺非常,两点胭红色
的乳蒂夺目非常。
再往下看,小龙女的纤腰极幼,全无半点多馀脂肪;而下体的阴毛乌黑发亮,
浓淡适宜成倒三角形状,粉红色微凸的阴唇在阴毛下若隐若现;臀部坚实圆浑又极
富弹性,一双美腿修长且直,特別在一般女性膝盖的位置,通常会比较黑,可是小
龙女的双腿,在膝盖位置也一样的雪白无瑕。
小龙女全身玲珑剔透,如一件羊脂白玉经精心雕琢而成的艺术品,全身由上至
下,实在找不到半点的瑕疵,肯定是上天的完美佳作;只是一条雪藕也似的臂膀,
有一点殷红的守宫砂;我实在不忍心破坏这件艺术品,一于让她更精彩吧,连这守
宫砂也消失吧!
我一边温柔地爱抚小龙女完美的骄躯,另一边脱下自己的衣裳,此时才感到这
些古装衫是如此难脱,幸好我有一心二用。
当我脱下裤子之时,从未看过异性身体的小龙女,便非常惊奇,之后合上双眼
不看,可是一会后又忍不住好奇,张开微丝细眼偷看。
------------------------------------
小龙女(五)
我除了用双手继续到处轻柔抚摸揉弄,当我接触到小龙女那不可盈握,滑熘坚
实而富有强烈弹性,外冷内热的胸脯,手感真是绝佳,我像站立不稳而飘上了天,
而当我用指尖在她凸出的乳蒂上轻轻搓揑,原本沒有感觉的小龙女突然娇躯一震,
看来她终于回復了应有但又久藏了的感觉。
同一时间我用嘴巴,吻遍小龙女那绝美的脸庞各处,在吻至耳珠之时,我轻轻
含吮,又用牙齿轻磨轻咬,又吹风进内,终于也刺激至小龙女有反应,轻微唿了一
声。
我又握着小龙女那白滑,有些冰冷又带一点热的玉手,引导在我身上到处抚摸
,小龙女最初只是被动,但之后却像对她从未接触过的异性身体,生出了一点好奇
的兴趣,而自己主动抚弄研究,不过她只是点到即止,始终沒有放开胆量去做。
我轻扫小龙女那柔顺亮丽的阴毛,又在小龙女那微凸的阴唇轻轻磨擦,小龙女
的感觉开始加强,间中不自觉地发出微微的呻吟,声音悦耳动听之极,如仙女的天
籁妙韵。
当我抚弄了一会,便伸手指进阴唇之内,向小龙女的阴核轻轻搓揉,又如抓痒
一般,很快地,小龙女的感觉更强,开始有点站立不稳,我便抱小龙女到床上。
床是一块长条青石,床上铺了张草席,一幅白布当作薄被,我便把小龙女放在
白布之上。
当小龙女一到床上,先是娇躯一震,之后小龙女便自动运起抗寒的内功,雪白
的肌肤上透出微红,身体也开始转热,而此时白里透红的小龙女,比之洁白如雪的
小龙女,更是吸引动人。
我亦运起抗寒的内功,身体也开始发热,我便跨上小龙女那白里透红的身上,
不停地爱抚轻吻。
而当我再接触小龙女那完美无瑕的身躯之时,她发热的身躯感受更强,可能是
她之前所练的玉女心经,会压制身体的感受,而这抗寒的内功心法,却是会回復身
体感受,因只有感到寒玉床的寒冷,才会自行运功抗寒而增进内力。
在寒玉床上,我与小龙女二人发热的身躯,经过不停爱抚磨擦,小龙的下体仍
是干燥,我立即埋头苦幹,不停用唇舌去刺激小龙女的阴唇及阴核,并加以润滑。
弄了一会小龙女的娇躯终于有点不自控地摆动,而阴道亦开始渗出晶莹白浊的
阴液,我把小龙女一双白滑长腿分开,便把我坚硬已久的肉棒,在女龙女的阴唇外
不停磨擦。
我柔情地道:「林成眷愿意一生一世陪伴小龙女,林成眷一生只有小龙女一个
,并服从她的说话;而我的好妻子小龙女,你是心甘情愿将身心也交给为夫我吗?

小龙女微一点头,〝嗯〞了一声。
我对准小龙女的阴道口,把龟头慢慢放进,小龙女轻轻的〝呀〞了一声;我感
到小龙女的阴道非常紧窄,而因为她正运抗寒内功,内里显得非常温暖。
当我的肉棒再推进一些,到达小龙女的处女膜时,便先停下让她好好适应一会
,而我爱抚的手势加强刺激,例如对她那充满弹性的竹笋型白滑美乳,也开始微微
用力地揸揑,并由湿吻变为激吻,双脚也盡量缠上她那白滑长直的美腿磨擦。
待小龙女反应加强,连一双大眼也张不开之时,阴道的爱液增加之后,我便用
腰力一顶,冲破了小龙的处女膜,肉棒亦第一次完全插入!
小龙女立即〝呀~~〞的一声轻唿,双眼仍是紧闭,但眉头却深锁起来;我的
肉棒明显感到小龙女的阴道在抽搐。
我的肉棒在完全插入便不动了,让小龙女慢慢适应,而爱抚当然不断。
我突然看到床边不远处出现了那张百美图,图中左上角处多了一小画像,正是
一丝不挂躺卧的小龙女,而画像竟是动的而不是静止图,画中小龙女与我跨下的小
龙女姿势一模一样,就如有部摄录机拍出的现场影像一般,不过现在该不是理此图
之时。
可能因小龙女是习武之人,不一会深锁之眉头已解开,我便把沾了小龙女处女
之血的肉棒抽出,再慢慢插进一次又停下,这次小龙女已沒有很大的痛楚感觉,亦
沒有再轻唿了。
我等了一会,便开始以九浅一深的方法抽插,小龙女的处女鲜血夹着白浊的阴
液,随着不停一下一下地抽插,从交合之处慢慢流过小龙女的下体,如会阴及肛门
等位置,再一滴一滴地滴在白布之上。
我用九浅一深抽插,小龙女初时是强制自己不呻吟,只在间中的深插时才或有
轻唿〝啊~~〞的一声,但我大约抽插了过百下后,便开始用腰力大力抽插,小龙
女终于已忍不住,发出微细且长的呻吟叫声。
此时小龙女的心境,已由江河流进大海一般,随着我用力一抽一插,产生出汹
涌的一浪接一浪,玉女心经终完全到达最后一章的心境,就如林朝英在最想念王重
阳之时,内心翻起滔天巨浪,激盪汹涌!
虽然小龙女沒有热烈的反应,可是小龙女那阴道狭窄非常,在抽插之间使我产
生一阵一阵的强烈快感;她完美无瑕,玲珑浮凸的引人娇躯,幼嫩滑熘更胜破壳的
熟鸡蛋,真是吹弹可破,亦使我内心如万马奔腾;而她因运功所发出的温暖感觉,
与寒冷胜冰十陪的寒玉床成强烈对比,亦使我刺激非常;其实我在插入不久,便已
有高潮要发射的冲动,我立即运起玉女心经中抑制情慾的方法,才幸保不致早洩。
在我不知抽插了多久,小龙女终被我弄上高潮,她阴道强烈地一浪接一浪般抽
搐,娇躯失控地摆动,抓着白布的玉手把白布也撕开,口中的呻吟变得急速大声,
此时,我运起抑制情慾的玉女心经也支持不了,我终于再忍不住,而在小龙女体内
盡情激射了!
可能是因我有内功关系,事后沒有很倦,虽然我早已可用百美图离开找下一个
美女,可是我实在捨不得小龙女,此时她眼中神色极是异样,晕生双颊,娇羞无限
,软绵绵的倚在我身上,似乎周身骨骼盡皆熔化了一般,我不停温柔地爱抚小龙女
,让她好好回味刚才高潮的快感。
而在我肉棒软化后退出不久,小龙女的阴道口仍如鲤鱼嘴般一开一合,随白浊
带微黄的阳精夹杂血丝慢慢流出,在白布上又加添了一些色彩;而在小龙女之前如
白纸般的人生中,画上了最精彩的一笔。
小龙女紧紧地拥着我,柔情无限地道:「真是太好,刚才那种销魂蚀骨的感受
,我一世也不会忘记;难怪祖师婆婆会如此想嫁。」
可能是小龙女太吸引我,或者是我有内功体质较好,很快我的下身又重新起头
,我淫笑道:「那不如我们又来多一次吧。」我立即展开新一轮攻势。
小龙女娇羞一笑,很快,双个火热的身躯又合在一起;小龙女多年不动情慾,
一动便是一发不可收拾,而且还忠心不异,其实古墓派的武功可能便是如此,看李
莫愁为爱而疯的情况便知。
第二次时,小龙女已变得有点主动,还开始配合我的动作,我们除了男上女下
的姿势外,还尝试从后推车,女上男下,我更抱起小龙女离开寒玉床站在地上幹;
小龙女如海洋的心景,却又因地震而出现海啸一般。
我本想让小龙女为我口交,可是她怕骯髒说什么也不肯,我也不便勉强,想和
她肛交更说不出口。
云雨过后,我估计前后两次合共幹了大约一小时,由正午计起这刻该是下午了
,我来此大约过了一天,便弄上了小龙女,虽然我非常不捨得离开,可是她始终只
是小说中的一角,而且还有很多绝色美女在等我,我亦无太多时间,若成功弄盡百\r
位美女,我亦可选择带她到现实再续未了之缘,我必须盡快完成百美图!
于是我便下床拿起百美图,图中的小龙女图像正转身望向床边,而此时床上的
小龙女,眼中无限春意地望向我,但却好像看不到百美图,我试问:「你看到这图
画吗?」
小龙女东张西望,问道:「有什么图画?」
原来小说中人是看不到百美图,这样也好,我淫笑道:「你看看床上的白布,
不是有一张由你我二人合力所精绘的图画吗?」
我看着百美图中笑意盈盈,纤手正抚弄着白布的小龙女,心想下次该找那个绝
色美女弄上好?
弄盡绝色百美图之小龙女篇,在此完结。